心情日志随笔【1】

心情日志随笔四篇

  喜欢雨,喜欢看雨,也喜欢听雨。

  等了好久,终于等到了这场久违的雨,总算冲散了袭来的阵阵热气,逼退了这个时节那有些嚣张的气焰。虽已是傍晚时分,万物都因即将来临的夜幕而渐归平静,然而丝毫不影响这场风雨的兴致,它仍旧我行我素,并愈演愈烈,临窗听去,好似千军万马,奔腾而至。

  打开窗户,放眼望去,远处的路面上已经迅速的积了一层水,雨滴打在上面,泛起一圈一圈的水韵,弄得满地都是圆圈了。近处窗外的花园里就更热闹了。高一点的桂花树首先受到洗礼,大颗大颗的雨滴打在叶子上,发出细小的劈里啪啦的声响,可能由于叶子太小的缘故,被雨滴一击打,便上下晃荡几下。由于雨势还算凶猛,于是桂花树叶子便不停的上下翻飞,如同钢琴的黑白键一样,被雨滴上下摁压,弹奏出美妙绝伦的雨天序曲。

  从树叶上流下的雨滴并未完成使命。树下种的是大片的麦冬,它的叶子既细又长,水珠落上之后,不会有拍打发出的响动,更多的是悄无声息的流淌,顺着细长的叶子,一直流到它的根部,直渗入到土壤之中,方才停歇。

  其实还有一部分雨滴打在了一旁的万年青上。由于万年青的叶子小而坚硬,雨滴打在上面几乎对它没有什么影响,反而能让它淋漓尽致的洗个澡,冲去了连日来覆在身上的尘土,所以那两行万年青看上去似乎是小花园里最得意的主了。

  夏天的雨,不会像春秋两季的雨那样连绵不绝,大多是倾盆一下,而后骤然停歇。如若雨势不够强大,淋不透厚重的土地,就能看得见从土壤中升腾起来的丝丝雾气,那是久被暴晒之后淋漓的痛快之气,更是燥热突遇冰冷的一种豪气。

  夏天的雨,之所以充满了魅力,就是因为它来去匆匆,诚然一位飘逸的过客,从大地之上悄然划过,只留下些许湿润和一丝清凉在人间,之后便立刻收起乌云,把天空再次交到夕阳手中,照得万物一派金黄,煞是好看。于是,人们给夏天这种行色匆匆的雨起了个好听的名字,叫“太阳雨”,把这种一划而过的下雨叫做“过云”,真是不得不佩服我们劳动人民的生活智慧。

  雨过之后的傍晚,万物都显得湿润了许多,空气中散发着潮湿的泥土气息。虫鸣鸟叫,树叶也抖擞着身上的雨水,一切又恢复了生机。

  此刻的主角想必应该算轻轻掠过叶子的凉风了。经过雨水的冲涮,万年青的叶子、麦冬的叶子、园里野生出来的杂草的叶子、桂花树的叶子,还有那些叫得上叫不上名字的草和树的叶子,都在微风发协助下,抖擞着身上残留的水滴。一只麻雀扑噜着翅膀从远处飞来,落在了道路旁的刺桐树上,不时的用嘴啄一下自己的翅膀,或者上下抖动一番,想必这小家伙刚才是淋雨了吧。

  其实,最喜欢的是雨水从房檐上滚落的场景,雨水击打着瓦片啪啪作响,然后顺着瓦片一泻而下,仔细瞧,那些不断线的雨线,似筝弦。朦胧里看到一孩童站在古筝旁,双手托在筝弦上,仿佛这落下去的声音就是他弹奏出来的。筝声刚落,马上雨水又化作一朵朵水花,花儿绽开,波纹一圈的一圈的荡漾开来,层层叠叠地隐没起来。忧愁也随着雨水流过院落,流过出水口,渐渐离我而去。

  因为开着窗户,有一些雨点溅到屋内窗台上,被天空打磨得晶莹剔透,仿佛在像我阐述它们暑假快乐的场面。既然都说这是暑假,或指定这段日子被定义为假期,那就只能当暑假过了。当一段日子被某种长期以来的传统概念固定,你只能被束缚在这种习惯的模式里,然后出来进去地听习惯的话,按照习惯的要求长大。古老的时间、短暂的生命、空中的飞燕、缤纷的花朵、葱茏的树木以及这场雨都是一种习惯,日子习惯了我们,我们习惯了日子,习惯来习惯去就形成一种固定的秩序与规则。既然以我们的能力还摆脱不了形形色色的习惯,那就活在习惯里吧!这也没有什么不可已,没有习惯的日子反而觉得不塌实,或者总是另人焦虑不安。

  生命与时光,记住与遗忘,规则与习惯,清晨与黄昏,空中的飞燕,还有那雨中的啼鸣,它们都在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展示着,表现着,述说着。时而出现,时而消失,时而被记住,时而被遗忘。我所能做的只是尽量让每一个细节经过我的意识流,然后留在每一片剪切的记忆中。

  一场夏雨,在这个平常的傍晚时分急匆匆的来,又急匆匆的结束了。天气又变得晴朗了,如同和雨无关。除了各处留下的一些雨水之外,它把黄昏擦得干干净净,似乎再没有什么迹象能证明刚刚下过雨。黄昏让我看到的风景我都看到了,它想让我说的我都不会告诉它,正如我想让它说的它都不会告诉我一样,我们彼此沉默,心知肚明,却都不做出任何解释。夕阳走了,仿佛不曾来过,只有遗忘乘机一哄而上。忽然脑海中闪过了《西游记》里的东海龙王,刚才的这场雨,不会也是老龙王打了个喷嚏吧!不然怎么会如此匆匆呢!

[field:click/] 热度